藏源《追捕》

打算作死开个长篇,黑道大佬藏x新手警官源,不管怎么想都能来一发无证驾驶,好吃的话就继续写下去啦。

以及喝了瓶酒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躺在任务目标床上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后期就是源氏各种被半藏耍的团团转,最后还是被吃的死死的那样(

我还是别废话了

 

 

 

 

 

 

 

 

 

 

 

 

 

 

1

半藏接过调酒师手中的酒杯,透过玻璃,不出意外地瞥到了不远处的身影。

“怎么总是派一些没什么水准的人来,连最基本的隐藏身份都做不到吗。”

明显格格不入的装扮,以及略有些不知所措的神色,再加上胸口处的警徽,半藏有一种被小觑了的不爽感。

低头看了看手表,距离预定的会面时间还有一阵子,于是半藏便站起身,故意朝那个方向走去,眼神不经意间和对方对上,他感觉到对方那一瞬间的惊慌。

“我说,来到酒吧却不喝上一杯吗?”他作出邀请的手势,“美丽的小姐?”

这么一凑近了看半藏发现对方厚重脂粉掩盖下的,属于男性的刚硬的线条,于是他用一种嘲讽的语气道。

“不用了,我……我在等人。”对方急忙扯出一个完全没有说服力的理由。

“别这样说,夜还长着呢,干坐着多无聊?”半藏自顾自地将酒杯递过去,像是不容拒绝般,然后轻轻凑到他耳边轻声道,“等人又何必刻意扮成女人呢,警官大人?”

“噢,你的名字是源氏啊。”他低头看着对方警徽下方别着的卡片,什么啊,那帮警察是人手短缺了吗?什么货色都敢往外派。

两人的姿势在旁人看来就像是情人间的耳鬓厮磨,但源氏惨白的脸色破坏了这暧昧的气氛,他急忙用手撑住桌子想起来,但半藏只一下就将他推了回去:“着什么急呀,临阵脱逃是你们警察的通病吗?”

这句话恰到好处的激怒了女孩,不,青年,于是他辩解起来:“别废话了!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他作出一副似乎下一秒就要以身殉职的毅然表情,半藏觉得很好笑。

“你以为混黑道的都是像你一样头脑简单的家伙吗?”半藏忍不住嗤笑起来,于是他看见源氏的脸唰地红了起来。

“所以我说,趁着现在夜色还早,快回家去吧。”他直起身,轻抿了一口酒,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了看对方,“连酒都喝不了的小孩子。”

“谁是小孩子?!”源氏也站起来,踮起脚尖,再借着鞋跟的高度试图平视半藏,结果险些站不稳倒进人家怀里去,“我……只是因为工作时间不许喝酒啦!”

半藏一口喝光了酒杯中的液体,然后又从侍者的手中拿过来一瓶酒,撬开瓶盖:“你要是能喝光这瓶酒,我就收回先前的话哦?”

这是激将法,源氏对自己说,不能上当,不过是这么明显的激将法罢了。

“喝……喝就喝!”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源氏啊,你个蠢货,蠢货!!!

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他一把夺过酒瓶,闭着眼睛打算一口喝光好好地反驳一下面前这个人。

但只喝了两口他就咳嗽起来,强忍着没有吐出来在人面前丢脸:“只是喝得太着急了!”

半藏饶有兴致地盯着他发红的脸,和一副不服输的表情,半晌无奈地摇摇头:“别喝了,我可没工夫送一位喝醉酒的警察回警察局。”

“谁……谁喝醉了!”源氏刚刚强装出来的女性嗓音这会儿全忘到脑后去了,他只顾往嘴里喝酒,一边喝一边咳,“我,我告诉你,你……你等我喝完,你,你就给我乖乖地回局子里,不……不然别怪我不客……客气!”

喂喂,怎么看都是醉了的样子吧。

“算我认输行不行,别喝了。”半藏伸手就要把酒瓶拿回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警察的。”

源氏用力拍开半藏的手,往后退了几步:“你,你干什么,我还没喝完呢!”

臭小子,这是把我当成在酒吧里泡女人的小混混了吗。

好吧,这可是你活该,在任务目标面前还这样毫无自知的。

他沉下脸,一手轻轻掐住源氏的脖子,另一只手伸上前去扼住他的嘴,然后就是一个不深不浅的吻,源氏的口腔里还残留着些许酒液,尝起来带着青涩的香气。

趁着源氏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便继续索取了一会儿,直到源氏的脸变得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憋红了还是因为害羞而似乎要冒热气了的样子,才放开他,手指点在对方唇上:“多谢款待。”

源氏这才猛然清醒过来,他一把推开半藏,手掌胡乱地在嘴上抹了半天,眼睛红了一圈看着像要哭出来的样子:“你,你这个流氓!!!”

半藏笑着看他,就像刚刚饱餐一顿的狼在审视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彻底吞吃干净的猎物般。

“我说,警察这种职业,不就是要接受得了各种突发状况的吗?”

“这哪里算得上是突发状况!!这是恐怖袭击!”他也顾不上形象了,一边跺起脚一边瞪着半藏,“你得补偿我!”

酒到底醒没醒透啊,半藏皱眉。

“好啊,要什么补偿,钱吗?”仿佛要羞辱他一般,半藏掏出一张银行卡,“诺,给你就是了。”

源氏几乎要掏出枪来了,幸好他还记得这里是酒吧而不是某个街角闹巷。

于是他讪讪地坐了下去,低着头嘀咕起来。

“难道所有黑道上的人都这么不讲道理吗,早知道我就听安吉拉科长的话,带上莉娜一起来了。”

半藏一听就笑了起来:“那么我可以算是其中最讲道理的了,看你的样子估计我要是把枪怼在你的脑门上,你非得闹起来不可。”

对付你这种完全没有威胁的新手警察,大费周章倒是我不正常了,这句话他没说出来。

况且,你还是个挺可爱的小家伙。

但源氏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他生气地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总算是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对了!你快告诉我你们这次交易的地点以及时间!!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半藏瞥了他一眼,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质问,依旧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噢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警官先生。”

“我想,刚才你喝下去的迷药的药性大概要发作了。”

评论(8)
热度(49)
 

© 岛田家二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