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源《灵雀终将飞远》

我感觉,结尾,应该算甜回来了!(强行)

请用评论奶我!!!

 

 

 

》》灵雀执意要飞远,怎么留也留不住。

1

最后拉满弓放出一箭,目视其迅疾如风般狠狠地击入靶心,半藏理了理皱起来的衣服,将弓放到一旁,打算去议事厅同父亲一起料理家中事务,也当是锻炼自己的能力。

原本计划好的行程,在路过源氏门前时临时取消了,原因是他听见门内传来轻微的抽泣声。

“源氏?你在里面吗?”他轻轻地敲了敲门,半天没得到回应,便直接推了门进去。

他看见他的雀儿用被子蒙着头,缩成一团,先是小声地流着眼泪抽噎着,听到门响,索性直接“哇”地哭了起来。

半藏有些不知所措地走上前,坐在床边,用手安抚地放在源氏头上:“怎么了,阿源?不要哭了,哥哥在这里。”

也许是被叫了乳名的原因,他想起了早早过世的母亲,每当自己受了委屈,她就会难过又心疼地把自己搂在怀里,用温柔的话语安慰他,直到他哭累了,便把他抱回床上,哼着歌哄他入睡。

这么一想,源氏哭得更厉害了,他紧抓着被子,向兄长的方向靠过去,语气里充满了委屈与无助:“为什么呀……我做错了什么?仅仅因为,我是岛田家的人吗?”

一番抚慰之后,源氏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而半藏也了解了情况:仇家的人来找麻烦,碰巧遇见了在游戏厅和朋友打电玩的源氏,虽然没出什么危险,但一群穿西装戴墨镜的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倒是把源氏的那几个“好伙伴”吓了个半死。于是他们就拒绝再和源氏一起玩了,免得引火烧身。

“真是几个没出息的家伙。”半藏在心里把那几个小混蛋骂了个遍,然后叹了口气,将源氏搂进怀里:“下次别再同他们一起就是,况且我都说了让你少去打游戏了……算了,没受伤吧?”

“没有……但,但是兄长,我们关系很好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那他们为什么要……”说着说着他的眼泪又流下来了,看样子他确实很在乎那些朋友,尽管对方做了这样的事。

 你呀,就是太善良了。

半藏心疼地揉揉源氏的头发,毛茸茸的,就像个小动物。

下次再让我看见那几个混帐家伙,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才是。

虽然这么想着,他却还是摆出严厉的样子:“这几天你不要出门了,也不许再和什么所谓的好朋友出去瞎闹了,给我在家好好修习忍道。”

 源氏这下就不乐意了,他挣脱开半藏的怀抱,不满地皱起眉头:“凭什么啊?我才不要呆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家里,也不想背负岛田家犯下的过错,遭人唾弃!”

 “胡闹!”半藏阴下脸来,“怎可对家族如此不敬?!你若不愿身为岛田家的一员,那便也不要再呆下去了!”

明明知道这是气话,但源氏听完之后立刻跑了出去:“走就走!”

2

 半藏端坐在大堂中间,看着烛火轻轻摇曳着,就像他一样,寻不到自己的宁静。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源氏同自己疏远了?他想。

“兄长。”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半藏站起来,转过身,声调平缓却冰冷无比:“我再问你最后一遍。”

不等他说完,源氏便开口:“无论多少次,我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半藏。”

 ——我要走,我要离开岛田家。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中充满着对未来的遐想以及无限的希望,如同斟满了漫天星辰的天空,闪闪发光。

“我不会答应的,你所谓的自由不过是逃避责任罢了。”

“你可以拦我,但你拦不住我。”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阻拦会从争吵变成一场决斗,刀刃相撞的脆响在空旷的大堂里格外刺耳,竜神的卷轴被锋利的长刀砍出巨大的划痕,半藏下刀既快又狠,几乎要连着后面的墙一起捅穿,就像斩断灵雀尚未长成的羽翼一样。

 他们更没有想到,自由的代价,会是死亡。

从猩红的血迹在地上蔓延开来,源氏无力地倒在地上的时候起,半藏就意识到,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如何努力,他的雀儿都不会再回来了。

3

   弓手喝完了最后一口酒,也讲完了他的故事,我仍不死心:“那,说不定你们还有机会相见呢?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难道你不想吗?”

他将目光移向远方,轻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冬天来了。”

说完他便拿起一旁的箭袋,将酒葫芦系回腰间,和我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真是个怪人。”我一边收拾起桌面,一边想着。

不过这就是我选择来到这个偏僻的小酒馆打工的原因之一——总能听到来自各方的旅人带来的故事,或欢乐,或悲伤,但都让我感到很有意思。

抬头的时候,我看见正对着这个座位的地方坐了一个穿着灰色斗篷的人,他的面前没有摆着酒杯,我猜想原因是他不能饮酒,因为透过斗篷领口的缝隙,我看见他的身体被银灰色的机甲覆盖着,莹绿色的光芒透出来,倒也挺好看。

似乎发现我在盯着他看,对方收紧了领口,起身打算离开。

待他走后我路过他坐过的地方,我看见那里有一片雀鸟的羽毛,大概是刚刚的智械小哥落下来的。

我又想起了弓手讲述的故事。

“今天的怪人真多。”

 

2016-10-29  | 23 6  |     |  #守望先锋 #藏源
评论(6)
热度(23)
 

© 岛田家二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