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当家藏x二当家源#

cp说想看这样的设定,于是拖了好几天我终于赶了出来,还是有什么建议和想法请评论或私信我😭以及为什么吞我排版啊
——————
“家主大人,我们已经掌握了叛党的据点,请问何时行动?” 年轻的家主接过密探手中的地图,转头看向正把玩着洋葱小鱿的青年:“源,你说说看。” 

青年抬头扫了一眼地图,然后满不在乎地笑起来:“兄长什么时候变得连这样的问题都要过问我的意见了?既然已经掌握了情报,那何不今晚就把这件事情处理了,免得让到口的猎物溜走。” 

家主皱皱眉头:“源氏,我说了多少次,要用敬称。” 

“是是是,半藏大人。”源氏似乎很享受激怒他这个永远都是一副严肃表情的兄长。

 “叫家主!”半藏训斥道,不过脸上却看不出任何不悦。 

》》 

花村,夜。

 源氏隐去气息悄悄地爬上高墙,看清对方有多少守卫之后抬起手比了个手势。 在他身后不远处,半藏正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看到手势,便向那个方向射出一支探测箭。

 听到耳边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看到视野里出现的敌人方位的透视影像,源氏嘴角微微上扬,随即纵身跃入敌阵。

 “家主大人,仅仅二当家一人真的没问题吗?不如我叫咱们的人随着二当家一起进去......”下属小心翼翼地问道。

 半藏皱皱眉头,似乎是在为这番怀疑自己胞弟能力的话感到不满。 

“他是我的亲弟弟,你们这是不相信他的实力吗?” 

下属赶紧为自己的失礼道歉,半藏摆摆手示意他退下,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源氏所在的方向。 

能有胆量和岛田家作对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货色,源氏刚刚解决完十几个守卫,就听见耳边传来智械武器启动的声音。 他急忙拔出肋差,格挡着从各个方向飞来的子弹,但一直这样肯定是无济于事的。 源氏暗自叹了口气,看来这次不挂点彩是不行了,就在他格挡的动作变慢的一瞬间,一支弓箭笔直地飞过他射向那智械,机枪的攻击猝然停止,几秒钟后爆炸成了一团废铁。

 “谢啦,兄长。”源氏回头笑了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为拥有神龙之力的人,半藏和源氏似乎心灵相通,两个人只要合作起来,可以说没什么人能阻挡得了他们。 

自从半藏继承了家主之位以后,源氏就一改之前花花公子般的性格,在关键时刻成为半藏的后盾。兄弟俩虽然总是吵嘴,在外人看来关系十分疏离,但岛田城里的人都知道,没有人能撼动他们的关系。 

“呼......这样就解决完了。”源氏避开地上蔓延开的血迹,确定完目标已经死亡以后,舒展了一下身体,“真是累死了,不过兄长好过分啊,一直躲在远处放暗箭,也不怕一不小心误伤到我。” 

“你说什么?”

 源氏被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道:“兄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明明刚才还离得很远呢,况且我都没发现你来了......” 

半藏无奈地摇摇头:“你小子以为只有你才会潜行吗,也不想想这是谁教的你......放你一个人冲这么靠前,没准哪天你的小聪明就害了你,我过来看看你还活着没有。” 

“兄长这是在担心我?啧啧啧,真是难得。”源氏撇撇嘴。 

半藏毫不客气地拧了一把他的脸,疼的源氏赶紧求饶。 

“臭小子,就知道说些没用的。” 

》》 

论剑术,源氏自然比不过几乎天天往道场跑的兄长。以往有什么突袭行动都是半藏带领着人冲进去,源氏在旁边凑凑热闹,不过在半藏成为家主之后,源氏说什么都不让半藏再打头阵,他嘴上说这是因为半藏不如自己,其实心里是担心半藏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

 “兄长在后方保护我不是更好嘛?”源氏说这话的时候努力地站直腰板让自己看起来更高,“不要总是小瞧我的实力呀!” 

“再说......兄长的箭术不也很厉害吗!”源氏努力地想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半藏盯着自己胞弟的脸,突然发现他已经从一个哭着找妈妈的肉团子变成了眉眼间藏着如同神竜一般凛冽的气息的青年。 

“......可以,但你要注意安全,要是出了什么事,用尽了力气也得给我跑回来,听到了吗。”

 》》

 半藏无奈地看着自己这个总爱逞强的弟弟,他白净的脸上染上了一抹敌人的鲜血,让那本就看起来能摄魂一般的面容变得有些妖艳。 

“回家吧。”他伸手拭去那刺眼的血迹,“源,你做的很好。” 

源氏大大咧咧地把刀收入刀鞘:“回去以后兄长可得好好犒劳我呀,比如陪我打打游戏什么的......”

 变故总是发生在瞬息间,容不得人反应。 

当子弹穿透源氏的身体狠狠地击入地面时,半藏只觉得愤怒充斥着自己的身体,并不是下属告诉自己二当家又跑出去惹祸时的那种程度,而是更为深刻的,单纯的,想要吞噬对方的一股怒火。 

“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 

巨大的竜神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冲向远处高楼上藏匿着的狙击手,但半藏并未关注他的敌人是如何被巨竜撕裂的,而是将视线放回到源氏身上,仿佛只要他的目光离开一秒,这只小小的灵雀就会消失一般。

 “源,让我看看伤口。”即便在这种时候,半藏依然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他沉下声音道,“别怕,我这就带你去找医生。”

 源氏死命地将手覆盖在伤口上,咬着牙不肯呻吟一声,但他惨白的脸色和在衣服以及地面上渗开的血迹暴露了他受伤的严重程度,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虚弱:“不是什么大事,嘶......就是有点疼。” 

半藏皱皱眉头,刚要说话,却见源氏一下子晕了过去,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他的额头上冒出来。

 “源氏!?” 

》》

 花村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议论,说一向以稳重著称的岛田家大当家少有的发了脾气,在一夜之间将对家的人屠了个干干净净。有人说这是因为岛田家的二当家去世了,但也有人说二当家没死,只不过受了很重的伤,大当家先是四处给他寻找医术精湛的医生,后来又为了让他安心养病而一手揽下了很多繁琐的事务,整天操劳不断。 

“源氏,今天觉得怎么样?”半藏推门进来,和金发的女医生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径直走向病床前。 

源氏正在无聊地玩着被子的一角,听见动静,赶紧看过去:“兄长你可算是来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无聊,那个医生姐姐既不让我出去玩也不许我窝在床上打游戏,简直要憋死人了!” 

他挣扎着想坐起身子,却被半藏一巴掌按了回去:“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能让你消停一会儿,别乱动,除非你想让我把你绑在床上。” 

“嘶......兄长你下手怎么这么重啊。”源氏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两只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半藏无动于衷:“别和我来这套,你的那点小心思还想骗过我?” 

眼看苦肉计没成功,源氏撅起嘴:“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趁机剥夺我打游戏的自由啊,明明早就可以出院了......” 

“哦?”半藏冲源氏露出一抹笑,吓得后者一个寒颤:“怎......怎么了?” 

半藏微微用力地快速在源氏的伤口附近捏了一把:“已经可以出院了是吧?” 

源氏差点从床上蹦起来,他一边惨叫着一边向医生求援,然而金发大姐姐瞅了他一眼,然后仿佛没看到一样转过头微笑着对半藏说道:“我听说您的弟弟这几天总是想调戏我们这里的小护士,还请您好好管教管教哦?” 

“哪里是调戏!哎兄长你别听她瞎说!听我解释啊!” 

人生重来算了,源氏欲哭无泪地想。

评论
热度(53)
  1. Radioactive岛田家二少奶奶 转载了此文字
 

© 岛田家二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